不止于增长专业,亦要精神丰盈
顾问价值源于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力根植于知识结构,最终指向阅读的丰满
返回万宏生活

无用读书  创始人 齐建环

一直以来,对两件事情我始终保有热情,并视为充实自己的两大乐事:商业地产和无用阅读。日常的生活中,商业地产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但在自己可以掌握的独处时间中,大部分读的都是哲学、自然等相离于专业的“无用”书本。
如果将阅读精确分类,专业阅读是读那些“有用的书”,它以追求效率、提升技艺、知识获取为目的,它的“有用”在于能够相对快速达成对现实生活的帮助或改造。而阅读“无用的书”像一次又一次的远行,帮你调焦,以便让你能看到最精彩的风景;也像是请了一位良师停驻身边,协助你守着良知的边界;更像是一场轻松而隐秘的对话,让人内心呈现最自然轻盈的状态,洞悉生活的温暖与美,最终让狭窄的现实变得辽阔高远。
当回望成长,生命起步期的读物大都可视为无用之书,但它们提供了最初的善恶美丑的判断标准,是一个人价值观、道德观、审美观逐渐养成的起点和基石。如果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成长史,那阅读无用的过程既是一个人认知思考世界的过程,又是一个人自我观照的过程,即通过阅读养成内省和深思。阅读无用之书使阅读回归阅读本身。阅读无用,实为无用之用,值得用情费时。
“有用”与“无用”的区别,细想也颇值得玩味。一直以来,“有用”的科学与技艺似乎都在“升级、替代、再升级、再替代”中更新反复,反观“无用”的经典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却能历久弥新,始终提供启发、顿悟、激励的力量。“无用”不具备立竿见影、药到病除的效用,却能以缓慢绵密的力量介入每一个当下,能够了无痕迹的渗透进“有用”之物,进而模糊无用与有用的界限。无用的妙处大致如此。视苏格拉底为偶像的乔布斯曾说,“我愿用我的全部科技来换取与苏格拉底一个下午的相处。”
众人在意“有用”的价值的原因之一,应是在于能够提供某些答案,但同时其也可能是围界思维的藩篱。越来越多的事实在不断佐证着:世界上的事物似乎并不存在所谓的答案,只有动态着的正确。科学能解析生长,但不能解释成长,经济学能解析生意,但不能解释生活。成长是什么?生活是什么?不同的个体差异和成长经历导致的价值观差异会让一万个人给出一万个答案。“有用”给出的答案理性冰冷,“无用”给出的答案丰富生动。两者相较,对万变生活的体验省悟似乎比简单的对错式应答更让人着迷。
美国教育家佛莱克斯纳在《无用知识的有用性》中说:“我们不能对我们自己做出许诺, 但是我们珍惜那通畅无阻地探索无用知识终会在未来产生结果的希望。” 时间会让一些“无用知识”化身成“有用的能量”,而追问当下或叩应未来时,答案并不仅存“有用”中,也更藏在“无用”中。

《用300万字,记录在一起的成长的幸福》
推荐书单

城市的胜利

时尚的哲学

半面创新

我们的团队将为客户提供具体可量化的结果
与我们联系